罗定泷州陈行范反唐始末

2017-04-25 20:41:38 0766网 

打印 放大 缩小

来源:新葡京官网


武则天时代为了集中力量巩固中央集权,对岭南边陲地区采取较为宽松的优待政策,使岭南地区局势较为安定。705年,唐中宗李显恢复了李氏皇朝,712年,唐玄宗即帝位,第三年改元开元,唐皇朝进入开元盛世时代,所推行的国策和制度与武则天时代有较大的变化,特别是对待岭南少数民族方面。



各朝代对岭南,特别对少数民族的政策都比较宽。汉代对岭南实行“毋赋税” 制度,规定:“番禺以西至蜀南者置初郡十七,且以故俗治,毋赋税。”南朝对俚(僚)人征税没有“恒定法令”,当地生产什么就征什么,到唐武德二年(619年),规定岭南诸州税米,上户一石二斗,次户八斗,下户六斗,俚(僚)人征税为汉人之一半。

开元后,岭南地区也采取与中原汉族地区一视同仁的赋税制度,原本为“轻徭薄赋”实行的“租庸调” 年制度。每一男丁授田百亩,其中永业田20亩,口分田80亩,在这基础上实施“租庸调”法,规定:每丁每年向国家输粟2石为租;输绢2丈,绵3两(或布2丈4尺,麻3斤)为调;服徭役20日为正役,不役者每日纳绢3尺(或布3尺6寸)为庸,若因事增加派役则以增日数减抵除租、调,旬五日免其调,三旬则租调俱免。

后来由于土地兼并日益发展,农民已不堪重负,原因是多年丁口未改,而田亩移换,贫富升降,已非同往日,甚至一些戍边死亡者也不除籍,地方政府把虚挂丁户的租庸调均摊到没有逃亡的贫苦农民身上,迫使更多人逃亡。在岭南少数民族地区,从减免赋税到赋役加重,在租庸调外又增加青苗税、地头税、户税等附加税等,以补贴百官薪俸。

岭南本蛮夷化外之地,珠江流域均为僚(官府蔑称为獠)人聚居地,由当地官府和酋长共同管理,开元年间,在当地僚人首领带领下,发生了多起大规模的反唐战争。但在唐王朝的军队征剿之下,这些由僚人发动的反叛战争很快便被镇压下去,对盛唐的影响甚微,而对岭南而言,其影响非常大,岭南的民族构成为之改变,原岭南地区无处不有僚,僚人被迫往西南迁徙,西南二江东至番禺,僚人几乎绝迹。

最早反叛的是安南梅叔鸾(梅玄成),于今越南河静省石河县率32州之众反叛,建立梅朝,联合邻国占婆(越南中部)、真腊(扶南属国,在柬埔寨)反唐。当时安南北部属唐,仅一年,于开元十年(722年)便被剿灭,梅谥号黑帝。

唐玄宗以岭南人治岭南人的办法,派宦官(太监)杨思勖率军队取道东汉伏波将军马援故道,奇兵突袭,很快便取得胜利。杨思勖是罗州石城(今广东廉江市)人,原本姓苏,被杨姓宦官收养,改姓杨,曾跟随唐玄宗平定了宫廷政变,升至左监门卫将军,曾多次出征岭南,屡立战功,是唐玄宗的得力助手,专管征伐的事,所得到的宠信与高力士非常相似。

开元十二年(724年),湖南武陵五溪蛮覃行璋反唐,五溪指以怀化为中心地带,包括湘、黔、渝、鄂等省周边地区30多个县市,有31个少数民族,是历史上南方最重要的少数民族聚居地。

开元十四年(726年),邕州(今南宁市邕宁县北封陵峒)梁大海率领宾州(今广西宾阳县)、横州(今广西横县)僚人造反。

以上的反唐队伍规模相对较小,很快便被杨思勖率唐朝大军剿灭了。

开元十六年(728年),岭南发生了岭南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反唐战争。泷州刺史陈行范率领僚人反唐,得到春州(今阳春)、广州等地的僚人响应,范围遍及西江及以南地区,陈行范在泷州(今罗定市)称帝,广州冯公式称南越王,何游鲁称定国大将军,很快便攻陷40余座城。唐玄宗派杨思勖率领永州(今湖南零陵区)、道州(今湖南道县西)、连州(今广东连县)兵及淮南道(淮河以南,长江以北之地,治今江苏杨州市)的弓弩手共10万人进军岭南征剿,在泷州擒获何游鲁和冯公式斩杀,陈行范逃入云际盘辽二峒,在罗平经古榄泗盆,再深入就是连州云致,云际盘辽二峒可能就是指这一带地方。据旧唐书载:杨思勖尽遣官兵深入围剿,最后生擒陈行范斩之,并斩杀反叛者达6万人,缴获口马金玉巨万。关于这一役,杀6万余人,有史学家质疑此数字不准确,其理由有两个,一为历代战争,为报邀功,总要夸大数字;二为当时岭南人稀,罗定州人口不到6万。据现存的甘肃敦煌石室藏唐玄宗天宝年间(742—755年)的《郡县公廨本钱簿》载:泷州开阳郡下辖永宁县(即建水,簿误为达水)乡数二,安南县乡数二,开阳县乡数二,正义县乡数一,合为四县七乡,按正制应有87500家,但据唐书地理志载:唐泷州领县四,共3627户,其数目相差甚远。然而,隋唐岭南地区多为僚人,分为“山僚” 和“峒僚” ,很多山僚不入户籍是可能的,唐的泷州在西南二江中人口最为稠密,这是事实。唐武周年间,泷州曾经雄起,成为岭南的一个政治、经济、文化较发达的重要地区之一,加上陈行范称帝反唐,很多僚人都投奔而来,包括广州的冯公式和何游鲁等,声势浩大,拥数万之众不为奇,如果是一万几千人造反,杨思勖也不用征集江南10万精兵前来。这一场战争尤为惨烈,到宋代,据《太平寰宇记》载:开元时泷州共有714户。显然是这场战事留下的结果。

据史料记载,杨思勖虽然作战非常勇猛,不过性格比较凶狠,对待俘虏十分残忍,甚至不近人性,俘虏被他生剥面皮或削去头皮,惨不忍睹,他的凶残使敌人望而生畏,故他在泷州大肆杀戮,应该属实。

关于陈行范的身份,地方志均记为地方酋长、僚人首领,《广东通志》记他为泷州刺史。自南朝以来,西南二江及南部出现了高凉冯门冼氏、泷州陈氏、钦州宁氏等豪门大族。陈行范地位显赫,如果不是出身豪门大族,就不能充当地方酋长,号令四方。据此,他应为西南二江陈氏族人,但后来编写的泷州陈氏族谱中并未记录,从南朝梁始到唐开元年间,陈氏族谱中只记载陈法念、陈佛智、陈龙树、陈集原、陈仁谦五代,此后陈氏退出泷州,直到明朝才重新补入,并以兴濂为始祖,中间世系附靠于陈霸先之后,作为重要的历史人物在族谱中却找不到,同时期出现在龙龛岩石刻中的永宁县(属泷州辖县治所在今罗定附城、围底一带)县令陈普光和他的几个儿子亦未见记于泷州陈氏族谱中。显然,陈行范称帝事件的失败,对泷州陈氏是一个致命打击,泷州陈氏因此而退出历史舞台。

陈行范称帝事件,是盛唐时期发生的一次重大事件,对岭南来说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历史转折。自此之后,岭南的经济结构、民族结构和人口结构都发生重大变化,僚人从此在珠江流域消失,往西的僚人发展为西原部人,宋改称为广源部人,明改称为僮(后改为壮),西南二江的人口减少、土地荒芜、经济倒退,政治重心往东转移,直至元明时期,地方经济发展缓慢,就商业发展前途而言:“土官不如流官,后改流不如先改流(唐宋以来对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实行羁縻制度,委任少数民族首领以世袭的方式统治其地区,到了清雍正时期,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革,废除世袭的土司,改用流官,史称“改土归流”),桂西不如桂中,桂中不如桂东,桂东不如广东” 。清末,引发了罗定行商走广西,此是后话。

 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  

相关阅读